一首歌唱了55年情深依旧——记艺术家邓玉华

 2019-12-02 11:57:30        阅读量: 4977 作者: 匿名

 

今天,50后和60后已经“跑了6次”和“跑了7次”的人年轻时看不到很多电影。男孩喜欢看战争电影。我不知道他们看了多少遍《地球大战》和《地球雷霆战》,并且记住了他们的台词。60年后,我如此深刻地记得《地震》中的那一集,以至于我觉得唱歌很美:“太阳一出来,毛主席的思想就闪着金光,阳光就温暖……”虽然我小时候不知道也不注意这首歌是谁唱的,但这首优美的歌和清晰甜美的声音却在我脑海中徘徊了几十年。在我的想象中,阿姨的歌很美,人们一定很美。后来,在电影《闪亮的红星》中,潘冬子的母亲唱道:“你在期待午夜的黎明……”几十年来,她甜美的声音一直伴随着我们那个时代的孩子们。后来,电视出现在普通人的家里,这些歌曲的演唱者在知道她的名字是邓玉华之前就出现在屏幕上了。后来,人们还知道,在1964年拍摄的大型歌舞史诗《东方红》中,身穿彝族服饰、演唱《友谊长存》的女演员也是她——邓玉华,她绝对是当时我们孩子的偶像。

出乎意料的是,多年后成为电视工作者的我,可以多次看到我以前的偶像邓玉华小姐,和她一起做节目,和她合影,有机会和她交谈,听她发自内心的故事。更令人惊讶的是,这位老艺术家的人生道路是由共和国总理的话决定的。

1953年,10岁的邓玉华给中国国家广播青年合唱团的领导人写了一封“推荐信”,希望申请合唱团。不久之后,少年合唱团真的来到学校,邀请了包括她在内的三名小学生参加考试。结果,邓玉华和另一名学生被录取了。从那以后,除了成为合唱团的主唱和独唱,她还被电台编辑邀请成为歌唱节目的主唱。邓玉华的中学是在阜成门的北京第38中学(现为第159中学)度过的。在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这所学校培养了许多文学、艺术和体育名人。1959年,初中毕业的邓玉华赶上了北京主要艺术团体的入学人数。由于他自身的良好条件,他在16岁时成功地被中国煤矿文化艺术团录取。后来,随着邓玉华在独唱中展现出自己的才华并成为剧团的支柱,她也因为自己的表演活动多次会见了周恩来总理。总理见到她时总是说:“小邓,煤矿工人工作非常努力。你应该唱好歌,为他们服务。”这也是首相诚挚的指示,让她在煤矿工艺美术协会度过了余生。结果,“名人团的诱惑”和“挖人的骚扰”并没有动摇她最初的心。

16岁时,邓玉华进入煤矿工艺美术协会学生队,18岁开始独唱。她唱了几首当时的第一首歌,如《毛主席来我们农场》、《毛主席是我们社会的一员》、《矿灯歌》,反映了煤矿工人的心声。中国国家广播电台也开始录制和播放她的“周之歌”。由于电台播放了几首歌曲,大型歌舞史诗《东方红》的导演认为她是其中一首彝族歌曲的主唱候选人。歌舞史诗《东方红》是国家专业艺术团为庆祝新中国成立十五周年而创作的大型节目。作为主要独唱演员之一,邓玉华,一个20出头的年轻演员,天生兴奋,压力很大。

不久前,当我和邓玉华谈到她参加东方红的时候,她说:当我想起最初的一幕时,我感到兴奋,记忆犹新。周恩来总理亲自拍摄了这个节目,并经常在排练时见到总理。我是一个小演员,能接受如此繁重的任务既荣幸又紧张。来自全国各地的3000多名男女演员一起排练和表演。我仍然是几十首重要歌曲中的一首,后面还有很多人和你跳舞。成千上万的人在人民大会堂排练和表演。数万人观看了彩排。压力很大。起初,除了感动之外,我还很紧张,害怕忘记单词,唱歌走调,害怕唱得不好,有时我不知道如何把它唱下来。

邓玉华回忆说,她不是《东方红》剧组中唯一一个选择独唱《友谊》的人,但后来,总理觉得这首歌还是应该用民歌演唱,特别要求邓玉华将民歌与美声唱法和假声结合起来,用中西演唱方法完成这首歌。最后,在拍摄电影《东方红》时,年轻的邓玉华被选中,她的名字也因此而出名。

1964年,为了加强与外国的文化交流,特别是促进与亚洲、非洲和拉丁美洲人民的友谊,国家决定成立一个国家级剧团——东方歌舞团,其主要任务是在国外演出。代表团也是在周总理的倡议下成立的,并与当时的外交部长陈毅元帅一起担任名誉团长。文化部副部长周魏徵和负责人王琨及其夫人亲自负责。由于东方歌舞团成立时间较短,国外演出迫在眉睫,它从国内许多剧团中吸收和“借用”优秀演员登台演出。邓玉华被任命和借调到东方集团,并与该集团在非洲和亚洲国家演出了半年。后来,东方歌舞团的领导想把邓玉华调到东方歌舞团。当然,邓玉华知道东方集团是一个高水平的国家专业集团,有很多出国演出的机会和良好的条件。它肯定比煤矿工艺美术组有优势,但她不能回答。她将此事告诉了煤矿集团的领导人,该集团坚决拒绝这样做。后来,这起“抢劫案”被提交给首相。1966年,总理出席了北京饭店的新年晚会,东方集团和煤矿集团的领导人借此机会向总理“讲道理”。首相笑着说:“听听小邓的意见!小邓,东团想留住你。你觉得你的团队让你留下了什么?

邓玉华犹豫了一下,说道:服从组织,听从组织!

总理一听,哈哈大笑起来。邓玉华从首相爽朗的笑声中感觉到,首相一定认为她很聪明,不愿意得罪两位团长,也没有表现出她的态度。或者总理说,还有邓玉华。他说:我想是的!小邓也回到了煤矿工艺艺术团。如果东方歌舞团有重要的演出任务,那么借调小邓,你喜欢吗?一个“偷猎案件”就这样解决了。邓玉华心里明白,周总理希望她能留在煤矿集团,优秀的艺术家将为数百万煤矿工人服务。她从未忘记周总理对他们说的话:“煤矿工人非常辛苦。你应该经常去矿区为那里的工人和干部表演,给他们提供思考的食粮。你把歌曲送给他们在矿井里演奏,那是代表毛主席、党和政府,给群众送去温暖!”从那以后,她一直留在煤矿工艺美术组,尽管有许多大的团体,包括总行政工艺美术组、航空行政工艺美术组和中央管弦乐队。

现在77岁了,邓玉华的家庭生活非常幸福。她的丈夫冯师傅是煤矿工艺美术协会歌舞团的演员。后来,他被调到航空管理艺术和工艺协会的歌舞团。1983年,他搬到中国煤矿工艺美术协会工作。这对夫妇非常恩爱,但他两年前因病去世了。他的儿子冯·赵波继承了父母的音乐天赋,在第一届军事勇士歌手大赛中获得二等奖。他现在从事音乐教育。我的儿媳妇是舞蹈演员,在第三届李涛杯舞蹈比赛中获得金牌。邓的孙子也是19岁。

现在北京有一个中老年业余合唱团——中国音乐协会爱乐合唱团仍在进行“东方是红色”的特别演出,已经持续了20年,演出了数千场。只要唱诗班邀请邓玉华,她总是邀请宾,从不谈论报酬。邓玉华说,剧团的老同志们唱着和《东方红》一样的精神。每次她自己唱完,她都会听别人唱歌,听整个演出,重温那种感觉。她说她和《东方是红色的》,并且唱了55年,每次都像第一次一样。一首歌已经唱了成千上万首歌,肯定进入了吉尼斯世界纪录。

(作者是北京电视台黄金时段的首席导演)

黑龙江十一选五投注 北京快乐8购买 山东11选5 dafa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