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2019手机入口|这里的村民为何八月十四过中秋?只因红军在此打过一场血战

 2020-01-11 16:57:05        阅读量: 646 作者: 匿名

 

cl2019手机入口|这里的村民为何八月十四过中秋?只因红军在此打过一场血战

cl2019手机入口,作者:飞盏

声明:“兵说”原创稿件,抄袭必究

海上升明月,天涯共此时。中华民族的传统节日,总是意味着团圆和相聚,但对于长征中的红军来说,这样的温情却非常奢侈。红军将士在长征中是怎么过节的呢?

“去留心绪都嫌重,风雨荒鸡盼早鸣。”林伯渠和何叔衡战友情深,分别之时,何叔衡将女儿所织毛衣赠与战友。此时一别,前路未知。林伯渠胜利到达陕北,而留在根据地的一大代表何叔衡却在长汀突围战斗中牺牲。这场战斗打响的时间,正是中国传统节日春节。

在红军挥师金沙江的时候,一位红军指挥员带领的游击队在江西瑞金黄膳口一座名叫红林的山中被敌人包围。子弹打光,正要准备白刃格斗时,一颗流弹击中了他的右腰上方,魁梧的身躯顷刻倒在地上。那是29岁的毛泽覃。而这一日,仅仅距清明不过十天。

当节日到来、万家团圆时,红军将士们却在经历着别离,也在经历着求生、奔走与血战。这些节日,就像一个个放大器,为这段漫长的旅程标记各种各样的注点,成为红军长征途中最为鲜红的印记。

一、松毛岭上红旗飘,红军战士逞英豪——中秋血战

“松毛岭上红旗飘,红军战士逞英豪,岭下人民齐支持,军民合作阵地牢。”在福建长汀“红军长征第一村”中复村附近的松毛岭,很多客家人都会唱这样的山歌。

1934年9月23日是中秋节,敌军决定在中秋节这天突然发起攻击,妄想一举消灭红军。然而,这样的伎俩早就被苏区政府获悉。于是,苏区将计就计,与乡亲们相约八月十四提前过中秋,过完中秋后共同用鲜血和生命保卫苏维埃。

图:松毛岭战场遗址

1934年9月23日,奉命坚守松毛岭的红九军团和红二十四师、地方武装及苏区群众不足两万人,在松毛岭与6个师10万之众的敌军展开了殊死搏杀。尽管当时苏区越打越小,但苏区百姓和红军将士仍然保持了极高的战斗热情和必胜决心。松毛岭一带的苏区群众家家无闲人、户户无门板,人人参战抬伤员、作后勤、当儿童哨,将门板全部作了担架,积极参战热情空前高涨。

9月28日晚,红九军团奉命先行撤出战斗,在中复村集结。9月30日,在中复村观寿公祠前举行万人誓师会后,红九军团迈出了万里长征的第一步。

图:福建长汀“红军长征第一村”中复村

如今,在中复村,人们仍保留了农历八月十四过中秋节的习俗。

二、黑夜渡过于都河,古陡新日打胜仗——鱼水情深

1934年10月,秋风萧瑟。按照战略转移计划,苏区机关、红军第一、三、五、八、九军团共8.6万余人,分别于8个渡口渡过于都河,踏上漫漫长征路。

这是一个生死关头。为了不暴露目标,红军昼伏夜渡。于都百姓协助工兵,每天下午4时开始架设临时浮桥,晚上8时之前完成,红军夜渡于都河。第二天早上7时之前,大家又将浮桥拆除,将木板分散隐藏在河岸边,河面不留任何痕迹。当时30万于都人民严密封锁消息,守住了这个“天大的秘密”,让敌探一无所获。

图:于都河长征渡口

渡河的日子,正是重阳佳节,于都百姓拥军支前的热情如激流般奔涌。于都河两岸扩红参军、借谷征粮、捐船运木、铺路架桥如火如荼。当地群众拿出了所有能拿出的粮食,拆下了祖屋所有可用的木板。一位姓赵的老表听说红军架桥要木料,就要拆瓜棚,而瓜棚上还挂着没有成熟的南瓜。红军战士这边正要劝阻,那边老表就把瓜藤扯断了,把搭瓜棚用的木料扛到了河边,还给红军战士煮了一锅南瓜粥……

面对渡河的盛况,陆定一写下了这样的诗句:“十月里来秋风凉,中央红军远征忙。黑夜渡过于都河,古陡新日打胜仗。”正是从于都渡口的这次战略大转移,使这支衣衫褴褛的部队威震天下。

图:于都红军长征纪念馆雕塑

据时任前卫部队红一军团2师4团政委杨成武回忆,他们出发的时间是傍晚时分,“整齐的队伍站在河对岸的草坪上,源源不断的人流,从四面八方汇拢来。他们扶老携幼来到于都河畔,乡亲们有的把煮熟的鸡蛋塞到我们的手里,有的把一把把炒熟的豆子放到我们的口袋里,有的拉住我们战士的手问‘什么时候回来’,有的止不住呜呜哭起来”。

杨成武住过的房东大娘烤了两个白薯送给他,这位60多岁的大娘3个儿子都当了红军,两个牺牲了。她拉着杨成武的手说:“好好打,大娘等你们回来。”

这个依依难舍的场面,这个永远值得怀念的重阳节黄昏,不知烙印在了多少红军指战员的心中!

三、羊肠直上通霄汉,银星缀臂似游仙——长征“春晚”

在艰苦卓绝的长征途中,红军为了欢度新春、鼓舞士气,也曾策划了一场“战地春晚”,准备于1935年2月3日除夕时举行,但终因征途转战,这场从元旦起就开始精心筹划的“春晚”没能按时上演……

图:长征中正在休息的红军官兵

1月26日,军委纵队行程70余里,顺利地从宿营地东皇殿大兰场到达土城时,这个黔北小镇已洋溢着浓浓的“年味”。由于路途顺利,军委纵队抵达的时间比较早。大家吃过饭,谁也没想到,或者是谁也没刻意为之,当夜晚的篝火燃起,将人们征途劳顿的面容映红时,休养连指导员李坚真情不自禁地先唱了起来:“滔滔乌江急又深,手拉手来心连心。阶级姐妹团结紧,不怕敌人百万兵。”

她的歌声刚落,在大家的喝彩声中,“凤阳花鼓”唱得特别好又特别会自编词的危拱之又接着唱起来:“咚咚锵……红军强,红军强,千难万险无阻挡,行军路上揍老蒋,北上抗日打东洋……”

图:电视剧《长征》中女战士开展宣传的剧照

就好像“春晚”的预演一样,在掌声的鼓励下,李伯钊跳了一支《水兵舞》。阑珊夜空、篝火映红,大家打着拍子,哼着调儿,沉醉在她轻盈而欢快的舞动中。李伯钊一曲刚跳完,只见徐特立反穿羊皮袄,头戴破毡帽,闷着头,慢慢悠悠地走上场,跳起《捉虱舞》,将虱子在人身上令人奇痒难耐的神情表现得如此淋漓尽致。大家先是一愣,而后爆笑如雷……

最后,应大家要求,蔡畅唱起法国革命歌曲《马赛曲》。随着蔡畅的歌声,也不知道是谁带的头,周恩来、张闻天、伍修权……大家不由自主地跟着轻声哼起来,逐渐汇成了合唱,合唱凝聚的力量盘旋在土城的上空,雄浑地感染着这个寒冷的冬夜……

越是艰苦卓绝,越是品得甘甜。长征途中历经艰险,红军志士的欢声笑语、载歌载舞才会如此的动人心弦。

点击“了解更多”进入“兵说军迷装”,总有你喜欢的军旅用品。有情怀,还不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