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画巨匠舞台焕光彩,传统艺术今世再传扬

 2019-11-13 15:07:15        阅读量: 2709 作者: 匿名

 

-对在北京举行的戏剧《哭与笑》的专家修改

Guangming.com(记者王馨漪)2019年7月30日下午,2019年国家艺术基金大型舞台剧和滚动支持项目剧《哭与笑》专家改版会议将在北京举行。理论评论、编剧、导演、表演、音乐创作和舞蹈领域的专家应邀出席了会议。

戏剧《哭与笑》以八大山人的命运为核心线索。通过人生的跌宕起伏,他挖掘了自己丰富的内心世界,展示了自己独特的人格魅力,赞扬了这位伟大的书画大师,他在中华民族漫长的历史中历尽艰辛,坚守理想,勇于创新。在尊重历史的前提下,艺术虚构以叙事的形式将传奇人生故事和杰出艺术成就的两条线索交织在一起,向世界展示人物丰富的内心情感和深刻的思想内涵。编剧王皓和导演李伯南在会上简要介绍了《哭与笑》的创作过程和表现,并表示:“我希望所有专家都会毫不犹豫地给出建议,帮助作品达到更高的审美水平和艺术水准。”

与会专家和剧作家开诚布公,集思广益,就作品的主题和表达、内容和形式、亮点和不足进行了充分交流和深入讨论。

叙事表现有双重突破,优雅与魅力相结合。

中国戏曲表演协会主席、中国戏剧家协会《剧本》杂志前总编辑李继德认为,八大山人作为中国古代杰出的画家之一,在世界范围内享有很高的声誉,人物的故事富有戏剧性和传奇色彩,这在中国文化名人中是罕见的。该剧的叙事模式新颖,具有解释性、叙述性和解释性的特点。它采用多角度叙事,具有非常典型的中国古典文化古典美学风格。整部戏剧的舞台风格和舞蹈美具有中国古典美学中写意、自由和灵活的美学精神,并与人物和主题紧密结合

八大山人的叙述贯穿整部戏,舞台上人物的叙述围绕着中心人物展开。这真的给了剧本创作在时间和空间上发生巨大变化的自由,以及角色跳进去和跳出来的自由。这种自由使得整部戏省去了很多进入和退出的过程,并且直接进入了我们想要展示的关键情节。”中央戏剧学院前副院长兼教授廖洪翔认为,在编剧、导演、编舞和演员的共同努力下,整部戏充满了优雅、机智、完整和灵活。

中国舞台艺术研究院前院长、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蔡德良表示,《哭与笑》在中西结合的艺术风格基础上留下了很好的空白,这与中国传统艺术的追求不谋而合,它有自己的艺术风格,风景简洁明了。“舞台的展示曾经有点拥挤,太满了,一些不相关的图像充斥着舞台。因此,我们的舞蹈设计应该符合当前观众的审美,如果我们能接近观众,我们的作品就能走得更远,我们已经迈出了非常好的一步。”

增强角色的清晰度,润色舞蹈美的微妙感觉。

李继德强调:“叙事戏剧作品自然容易出现‘缺陷’,也就是说,戏剧往往是不够的。这出戏有点像这样。”有些地方应该是眼泪、情感或微笑,它们可以稍微展开,但由于对叙事的追求,它们可能不会展开。例如,八大山人看到绿娘的桥经过时,如果用戏剧的形式来写,这个地方会稍微扩大一些。

中央戏剧学院院长兼教授荣昊认为,整部戏剧的焦点可以重新描述。一是对绿娘的情感聚焦,强调巴达尚的专一情感和对爱情的苦涩追求。另一个是八大山人对生活的追求,包括编纂地方志,出家后回归世俗,在最后半疯、半疯、孤独中进行艺术创作。这些点很清楚,但是连接这些点的线在逻辑上还没有铺好。

廖洪翔认为这出戏的悲伤感是不够的。剧本包含笑声、苦笑、先笑后哭、哭、笑。然而,最后,它呈现出哭和笑的混合,然后哭然后笑,或者笑然后哭。这种段落稍有不足,导致速度过快。其他演员也需要展示他们的个性。现在有一点相似之处。演员应该找到尽可能多的机会来清楚地展示他们的性格。当然,现在台湾的语速太快了。演员可以在一个层面清晰地说出他们的台词,在第二个层面有丰富的语调变化。

蔡志勇坦言,由于舞台上基本上没有其他女主角,绿娘的形象可以得到丰富,这样知名度会更强。载物台也不能在空间中,这并不意味着它必须是满的,但是可以在载物台的线条处理中进行一些改变,并且可以在载物台板的颜色处理中进行一些微调。

中国国家歌剧院一等演员李法曾表示,妆容不够精致,不够精致,尤其是头饰,所以很容易出戏,光线的使用需要提炼。读诗时,你可以说得更口语化,这需要演员们的一些努力。

中国儿童艺术剧院党委书记、副院长、一级编剧李冯认为,当前戏剧的绘画感强于戏剧的空间感,有必要在此基础上丰富空间感的表达。绘画作为舞蹈美的主体形象,已经超越了戏剧本身,具有表达的意义。此外,作为舞台空间,还有空间可以添加。

中国国家戏剧剧院《国家戏剧》杂志主编刘燕说,这部戏剧可以更多地聚焦于对八大山人生活的激情。他的怨恨和愤怒已经成为对所有生物的一种怜悯和同情。剧作家可以做出各种假设,但从历史事实本身来看,这是他陷入空虚的最直接原因。

中国儿童艺术剧院前导演、一流编剧欧阳逸冰认为,无论朱耷的命运有多艰难,朱耷的两种爱都不会改变,即他对自然的爱和他对绘画的爱。这一点没有明确说明。他不仅在舞台上画画,而且热爱自然是朱耷成功的基础。他还需要继续努力,把英雄塑造成一个更加光荣和丰满的形象。

江西文化表演艺术发展集团艺术总监林涵在致辞中对国家艺术基金的支持和专家们的中肯意见表示感谢。他坦率地说,戏剧《哭与笑》得到了国家艺术基金的资助,是对江西话剧团主要创作团队的极大鼓励和鞭策。在肯定和鼓励工作的基础上,与会专家提出了一系列好的建议和修改意见。这些意见和建议非常专业、有针对性和有指导意义。下一步,主要创作团队将认真研究会议内容,制定一套切实可行的修改方案,以精益求精的态度,努力把这部作品变成一部具有思想性、艺术性和观赏性的有机统一的杰作。(王馨漪)

淘宝彩票 幸运快三手机APP 500万彩票网 河北快三投注